後窗
  最早接到裸模這個題時,腦海中浮現的是一幅幅浪漫、泛黃的油畫,尺度很大。可真正走進大學城裸模這個圈子,租屋才發現滿目都是生活的沉重,跟浪漫一點兒不搭邊。
  尋找高齡裸模李繼勝,記者在握手樓林立,污水橫流的大學城的北亭村鑽了一整個下午。在廣州美術界頗有名氣,歷經廣州美術學院3任院長的裸模李繼勝票貼,就蝸居在北亭村一個不足10平方米的小單間里。撿來的廢品堆放在床腳,廚房、洗手間就設置在床鋪不足2米開外的地方。
  在這樣的一個逼仄的空間內,年逾八旬的李繼勝講述起他抗美援朝的經歷,以及到廣州進入人體模特行業十多年的光輝歷程,語氣中流露出自豪。精瘦的身軀、復古的髮髻、花白的山羊胡,讓李繼勝頗具仙風道骨。以他為模特西裝的畫作、雕塑,確實廣泛流傳於廣州乃至北京的美術界。“名模,他是名模。”同行伍玉成話語中帶著譏諷,又帶著嫉妒。
  可不管李繼勝從事人體模特多少年,給多少畫家、學生當過模特,或者以建築設計他為模特的畫作拿了什麼大獎,賣出了怎樣的高價,雇佣者向他支付的酬勞,卻永遠都相對固定且廉價的。沒有勞動合同,沒有福利待遇,工資按課時結算。最新的行情是:一個上午4節人體課,酬勞近200元。
  “這個活輕鬆,景觀設計坐一坐就來錢,沒什麼丟不丟人的。”李繼勝對報酬挺滿足。3年前,由於年邁體衰,廣美怕他死在課堂上,遂不敢再雇佣他當模特,李繼勝不得不離開廣美這個他當了十多年臨時工的地方,轉會其它高校美術院系,另靠拾荒以貼補家用。
  裸模老矣!李繼勝也不清楚自己還能在模特這個行業混多久,“等做不動了就回老家”。同樣是憑雙手吃飯,李繼勝在廣州獻身模特行業十幾年,最終的結果卻將是黯然回到他出發討飯的河南鄉下。沒有退休金、沒有養老保障。在大學城周邊,還有著數以百計的臨時工裸模,他們短則從業數月,長則數年。雖然身在繁華都市,可廣州給他們的身份,不過是一個個都市異鄉人。 (南都記者 吳筍林)  (原標題:都市異鄉人)
創作者介紹

清潔打掃

bf02bfhgsj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